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务信息 > 政务动态

政务动态

地王大厦的高度与速度

发布时间:2010-05-27
  “80年代看国贸,90年代看地王。”上世纪80年代,国贸大厦创下“三天一层楼”的纪录,在当时建筑史上绝无仅有,国贸成为特区精神和深圳奇迹的载体。1994年5月27日,当专程从东京运过来的6颗金螺栓,被牢牢拧在巨大的钢架上,地王大厦的钢结构施工正式开始,此后的1年零27天里,地王大厦以2天半一层的建设速度,刷新当年国贸大厦创下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地王大厦也成了深圳人一个新的精神载体。

  地王大厦原址是个小土坡

  蔡屋围被称为深圳的龙盘虎踞之地,也是深圳最早的金融中心所在地。

  特区创建之初,这里不过是东门老街的边缘地带,当时中航集团总部即在此三角形的尖上,往西却是一片荒凉。

  “早期,罗湖就是深圳,深圳就是罗湖,当年,深圳很多的奇迹都是在罗湖发生的。” 1983年来深圳后一直在蔡屋围附近居住、今年71岁的魏老先生说。

  如今,放眼望去,蔡屋围附近已高楼林立,但地王大厦那高耸入云的两根塔尖依然令人震撼。

  “那时候,公安局等许多机关部门都驻扎在蔡屋围一带,很多像我这样的外地人在这一带生活、工作。”魏老先生说,地王大厦的所在地那一片,当时还只是一片小土坡。

  据回忆,小土坡的中间则是一座革命英雄纪念碑,1987年4月1日,革命烈士纪念碑迁往北环大道附近的婆岭,纪念碑前有一块地,很多逛东门的人,在小店铺里逛够了后,腰酸腿软,就顺便绕到这里歇歇脚,纪念碑迁走后,这块地也就空置了下来。“再到后来,地王大厦从这里拔地而起,现在想想,其实也就一眨眼的工夫。”他说。

  很小就随父母来深圳的温小姐回忆说,地王大厦附近当年有一所燕贻小学,那是一座带有南洋风格的老式建筑,矮矮的教学楼外墙涂着明亮的浅浅绿色,油漆有些斑驳,墙面上还有些青苔,校园里有几棵大胡子的老榕树。

  “当时觉得,在里面读书是一件神秘的事情。”她回忆,不过,因为要建地王大厦的缘故,燕贻小学搬离了原地,成为了现在的红桂小学,再后来乘公交车经过这里,这片小土坡已被围了起来,围墙的板上写着“熊谷组”的字样,没过多久,这里便有了高耸入云的地王大厦,以及四周越来越现代化的城市风景。

  首次面向国际招标拍卖土地

  在上世纪90年代初,深圳作为特区的种种优越感正逐渐消失,相反,深圳是否还领先全国倒成了当时人们最常见的疑惑。地王大厦原址下面的小土坡,也被赋予了一个特殊的使命。

  1992年,乘着小平视察南方的春风,深圳加快了发展的步伐,深圳市政府将蔡屋围的“地王”地块推向市场,在全国率先组织土地使用权的国际招标。

  那时,有关深圳特区二次创业、建设国际化城市的战略部署,已经引起全国瞩目,而“地王”这块总面积18734平方米的地块招标信息一发出,立即引起轰动效应,近200家境内外公司参与竞标,这种宣传效果正是深圳所要的。

  此前,1992年9月,深圳火车站配套楼“罗湖商业城”地块招标出让,创下楼面地价每平方米8361元人民币的纪录。当时人们都在揣测,作为国内首次实行国际性招标的地块,而且有近200家中外公司接标,“深圳地王”的中标价,肯定会高得让人咂舌。

  然而,1992年10月28日的开标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曾任深圳熊谷组物业管理公司的董事副总经理陈浩斌回忆说,从标书上看,报价最高的是深圳市物业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47亿美元),但附加条件高,最后只好由叫价第二的深业(集团)有限公司和1973年成立的香港熊谷组公司联合以1.42亿美元中标,中标的楼面地价为每平方米5320元人民币。

  “地王大厦”因“地王”地块而生,但从地价来说,地王大厦并没有建在“地王”之上。

  技术创新刷新“深圳速度”

  从1996年3月建成至今,地王大厦一直保持着深圳最高楼宇的纪录,也成为深圳不可或缺的城市地标与符号。

  眼下,距地王大厦1公里不到的距离,京基金融中心正在兴建,这幢439米高的大厦将取代它成为深圳未来的第一高楼,成为深圳的新地标。

  不过,地王大厦曾创造的新深圳速度,弘扬着深圳精神,在人们心中的烙印仍然难以被抹去。

  地王大厦之所以能创下新的深圳速度,与地王大厦在建设时采用的新的建筑技术有很大关系,这个技术便是——钢结构。

  使用钢结构盖高楼大厦,如今非常普遍,深南大道沿线,只要留心,便可见不少正在用钢结构的在建大厦。

  “这大楼怎么像搭积木一样?先把大楼的‘芯’搭起来,然后再一圈圈地往外搭钢架子,大楼竟然是从里往外盖的哦。”昨日,乘车经过深南大道时,市民王小姐指着深交所新大楼忍不住惊叹起来。

  不过,在上世纪90年代,使用钢结构来建高楼大厦还只是一个尝试。地王大厦是深圳第二幢使用钢结构建设的大厦,此前,只有深圳发展中心是使用钢结构建设的大楼。

  作为中国钢结构第一人,时任中建三局泰国经理部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鲍广鉴放弃在泰国的高薪,应召回国参建地王大厦。

  “它当时号称亚洲第一高,世界第四高,国内外同行都在纷纷关注,为了它,放弃一点物质待遇值得。”鲍广鉴回忆说。

  钢结构建大楼,优点很明显,那就是可以和混泥土同步施工。钢结构建好后,马上可浇筑,这样大厦建设的过程就可缩短。

  1994年5月27日,专程从东京运过来的6颗金螺栓被拧在了巨大的钢架上,地王大厦的钢结构施工开始,同步进行的混凝土工程,也采用11项先进技术和工艺,实行地下建设和地上建设同时推进,384米高的主楼钢结构施工仅用379天完成,最快时施工速度达到两天半一个结构层,用一年零27天,刷新了国贸3天一层的“深圳速度”。“世界发达国家同等规模工程施工最快也要18个月。”鲍广鉴说。

  工程安全管理堪称经典

  地王大厦采用美籍华人设计师张国言的方案,宽与高之比例为1∶9,创造世界超高层建筑最“扁”最“瘦”的纪录。

  作为当时的亚洲最高楼,地王大厦施工也比一般工程更有危险性。鲍广鉴回忆说,当大楼建到300米以上后,风力极大,假如衣服扣子没扣好,衣服很容易便会被刮走。

  这个摩天大楼,在安装钢结构件的熔焊栓钉、高强螺栓就多达100万颗,最大的螺栓重500多克,小的也有350多克。当一个重250克的螺栓头从300米高空掉下来时,它的落地力量可以达到4吨,这时的小螺栓威力不小于子弹。工人们都说,地王有100万颗“定时炸弹”。为管理这些小子弹,工程在建设史每天登记螺栓、栓钉的使用数量,每天用几个,就发几个,绝不多发一个,而且每个人都有专门的工具袋来装,对工人的手动工具,则配上小安全带,挂在各自的安全带上,以保证小工具也不掉落。

  在整个主体施工的379天中,从未发生过一起重大伤亡事故,从来没有碰破一块玻璃幕墙,从来没有噪音扰民,也从来没有火花溅落事故。

  易中天在《读城记》中写道:“建造地王大厦的两年多时间里,人们没有听到过喧嚣和噪音,没有看见过肮脏和杂乱。它四周的马路在凌晨时分总是被冲洗得洁净如初。人们说,这就是深圳,只有深圳才有这样的效率,也只有深圳才有这种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