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协专题〕残疾人需自强 更需社会支撑

来源: 残联 信息复核时间: 2017-12-08 字体大小:    分享 | 收藏 | 打印

  山西大学宿舍区,有户特殊家庭。40多岁的赵军(化名)是个盲人,父母都已年过八旬。近年来,赵军的父母自知年事已高,怕过世后赵军难以独立生存,两人便每年外出半年,专门留出时间锻炼赵军的自理生活能力。

  八旬夫妇为四十岁的盲儿能自强,玩起了“消失”,故事既感人,又让人多少有些凄凉感。不是吗?如此年纪,每年丢下盲儿外出半年,那是何等的煎熬啊!拳拳父母心,此时可见,但毕竟心里还是放不下。因此,两位老人每次离家“消失”之前,还是要委托社区干部暗中照顾。

  好在,赵军所在的社区是温暖的,社区干部们被两位老人的良苦用心所感动,在老人出行的日子里,从多个方面默默关心着赵军的日常生活,家里的电脑、电灯、煤气灶、下水道坏了,他都能及时找到社区求助。现在,社区还给赵军申请了各种补贴每月近千元,已经基本能满足他的生活需求,让他对生活有了更多自信。

  在为太原两位老人的拳拳父母心和他们所在社区干部的热情爱心所感动的同时,此事也令人深思,我们如何才能更好地关爱那些残疾人。据统计,我国现在各类残疾人总数已达8500万,约占总人口的比例的6.21%。多年来,我国十分注重残疾人事业建设,在残疾人就业、生活救济保障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对一些特殊残疾人的生活照顾来说,主要还是靠家庭,而那些依靠父母照顾的残疾人,父母毕竟不可能伴其一辈子,虽需要自强自立,也须有一定的依托才是。

  那么,如何解决好特殊残疾人生活托管的问题?山西大学社区对盲人赵军的照顾,起码给我们以两方面的借鉴。

  其一,要强化社区服务职能,积极承当对特殊残疾人的托管。因为,社区、居民小区已经成为城市的基本组成单位,具有相关的机构配置,担负着对居民生活的基本服务。针对社区留守老人、残疾人等,应建立一套针对性更强的措施办法。当然,单靠社区尽义务,没有一定的经济作支撑不行,对此,政府应该从扶贫等方面列项,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给社区以必要的资金支持。

  其二,要强化社区化志愿服务,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助残。对残疾人的照顾,只是依靠社区力量显然也不够,所以,山西大学社区干部在竭力为赵军的生活提供帮助的同时,并联系了山西大学的国防生志愿者团队,轮流上门教赵军使用手机、电脑、学简单打字和语音聊天,这些也昭示我们,社区当建立一支志愿服务队伍和服务档案,根据残疾人需求,提供、或联系其他志愿服务者上门进行志愿服务。

  关爱残疾人是全社会的责任。发挥社区优势,让社区能够成为残疾人温暖的家,让每一个人残疾人都能充分享受社会大家庭的温暖,这是社会应有责任。两位八旬老人,玩“消失”锻炼盲儿自强,拳拳父母心,也当得到社会爱的呼应。

  (转自:日照文明网)